在文昌,看文昌网!
www.hiwenchang.com

给大家推荐文昌两样好东西:龙楼紫菜、锦山赤稻

微信搜索:文昌网

天赐净土,南溟奇甸,万物滋长,生生不息。

四面环海的岛屿生态系统,清澈洁净的热带海洋环境,海南岛拥有了丰富的物种,出产了独特的风物,滋养了一方的生民。

好山好水出好物。琼州风物,不仅有其生长的背景,也有岛民使用和开发它们的故事,于是它们不再只是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,更被赋予了商品属性。自贸港语境下的海南岛,应当有,也必将有更多好物与海内外友人分享。

龙楼紫菜:自然的恩赐 大海的味道

看火箭发射,来文昌龙楼,一定要尝一尝这里的海鲜。龙楼,这个因拥有我国唯一滨海航天发射场而名扬世界的航天小镇,不仅风景秀丽,美食也相当地道。

海胆、海白、龙虾、鲍鱼,并称为“龙楼四宝”的海鲜大餐,其美味自是不用多说,没吃过,那算是白来了一趟龙楼。

龙楼紫菜

龙楼紫菜

当然,除了“龙楼四宝”,这里还有一道大自然恩赐的美食,带着大海的气息和甜美,让品尝过的人念念不忘,它便是当地人熟悉却鲜为外人所知的“龙楼第五宝”——紫菜。

好生态出好味道

从卫星图上可以看到,文昌市龙楼镇三面环海,沿海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矗立着被誉为“琼东第一峰”的铜鼓岭,山海相拥,碧波环绕。良好的生态环境,滋养着这里的一草一木。

龙楼紫菜汤。

龙楼紫菜汤。

人们常说的“龙楼紫菜”,通常特指山脚海边岩石上纯野生的紫菜,而非人工养殖的。在龙楼小镇上的餐馆吃饭,每每点到“紫菜汤”时,店主常会问上一句:“是要龙楼紫菜?还是一般的紫菜呢?”外地游客不明就里,往往糊里糊涂就应了一句:“一般的紫菜汤喽!”当地人却要斟酌一下,如果邀请的是尊贵客人,就会提醒店家:“一定要龙楼紫菜哦!”是的,在龙楼人的眼里,龙楼紫菜可非一般的紫菜能比。

究竟有什么不一样呢?品一品就知道了。

正在晾晒的龙楼紫菜。

正在晾晒的龙楼紫菜。

12月3日,海南日报记者来到文昌市龙楼镇红海村委会下辖的陈立村,村民林方焕正准备把新鲜采摘晒干的紫菜装袋,看见来客,毫不犹豫捏起一片紫菜,递到记者手中,催促道:“直接放嘴里尝尝味道!我们龙楼的紫菜是可以生吃的!”

果然,待一片晒干的紫菜入口,清脆鲜甜的滋味立刻激活舌尖上的味蕾,唇齿间弥漫的咸香,仿佛在传递大海的气息。

“是不是甜的?”林方焕颇为自豪地问。

林方焕向记者展示他的野生紫菜。

林方焕向记者展示他的野生紫菜。

当地人珍惜这种纯天然的鲜甜滋味,都说这是大自然最好的恩赐。每年农历十月一过,紫菜生长繁茂的时节,村里的青壮年男子就会来到海边,攀上崎岖陡峭的山岩,寻找山间干净的海域,在那些浸泡着海水的石块上,采撷大海的馈赠。

不同的海域,生长的紫菜也是不同的。“海水越干净透明的地方,紫菜的颜色往往越深,口感和品质也就越好。”林方焕说,野生紫菜有红色的,有紫色的,也有黑色的,从他采摘20多年的经验来看,黑色的紫菜是最好吃的。

好儿郎搏击风浪

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。对于生活在海边的龙楼人来说,出海捕鱼和采摘紫菜,是许多人家维持生计的重要收入来源。然而,外人往往无法想象,这背后所付出的艰辛和经历的风险。龙楼紫菜,背后凝结的是龙楼人的智慧和勇敢。

林方焕告诉记者,想要采刮紫菜,凌晨四五点就要起床了,因为这是开始退潮的时间。当海水退去,浸泡在海中的岩石裸露,人们才有机会刮取到长在上面的紫菜。在这之前,他得用绳索一头拴在大石头上,一头拴在自己的腰上,小心翼翼地攀援在陡峭湿滑的岩石上。如果一不小心被风浪击中,或是脚下打滑,掉进海里,会有生命危险。

采摘野生紫菜用的缆绳

采摘野生紫菜用的缆绳

在一些陡峭的地方,为保安全,村民常常两人结成一组,一个在上面拉绳子,另一个下到深处刮紫菜,看到浪来了,一声大喊,拉绳子的人就会拼命地把下面的同伴拉到高处。

不得不说,刮紫菜是一项技术活,更是一项体力活。尽管刮菜人都会选择潮退的时间,但海面上并没有风平浪静。一阵海风吹来,腾起四米高的海浪朝岩石扑来,刮菜人迅速拉紧绳索,攀援到高处安全地带,待浪后退,再回到原位继续。毎次刮菜的时间不到4分钟,下一波海浪又袭来了。就这样,一直在与风浪抗衡,坚持到早上9点,来来回回已经不知道跑了多少趟,没有足够的体力绝对是不行的。

刮紫菜的工具,大多都是铝合金的银色小碗,村民们自己动手改造而成。据说以前是用老椰子壳,刮一早上紫菜,能磨坏四五个椰壳。

刮到的紫菜,村民们就近用海水冲洗第一遍。然后拿回家再用井水洗干净,拣去紫菜上的螺壳等杂物。这时,差不多也到中午了,赶上日头,抓紧铺开藤席,将湿哒哒的紫菜晒干。如果没有晒干,紫菜会腐烂,那就前功尽弃了。

今年55岁的林方焕,采刮紫菜的活干了20多年。当地像他一样忙于刮紫菜的,大多都是30岁到50多岁的青壮年男子。“年纪太小或太大,都不行,女人也不行,体力跟不上,太危险。”林方焕说。

好味道终为人知

龙楼人向外来游客推荐美食的时候,往往只说“龙楼四宝”,龙楼紫菜很少提及,不是因为不好,而是它太珍贵了。且不说采刮紫菜多么艰辛,正宗龙楼紫菜的量也是极少的。

一般而言,每年只有3个月左右的时间,也就是农历十月后至春节前,才有野生紫菜生长,并且,只有铜鼓岭山脚、石头公园附近一片不大的礁石上,才能够采摘到。当地人采收后,都是自然晒干,不添加任何防腐剂,所以,自然存储的时间通常也就半个月左右。过了这段时间,就只能等来年采收的季节了。

龙楼人爱吃紫菜,但吃法倒很简单,有的直接生吃,有的煮汤,或者仅用热水泡开,任何调味料都不用加,那也是一碗鲜甜的滋味,妙不可言。

当然,也有颇为讲究的吃法,譬如紫菜鸡汤:先熬一锅鸡汤端上桌,记得千万不要把紫菜放进大碗汤里,要用小碗先各盛一碗热热的鸡汤,然后把干的紫菜分成小块,每人一块,再各自把手里的紫菜烫进自己的小碗里。鸡汤的温度不能太高,也不能太低,高了会烫“死”紫菜的鲜美,低了又烫不透那份香气。

也许是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吧,虽然龙楼紫菜不被当地人宣扬,但不知何时,其美名已不胫而走。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人寻到铜鼓岭脚下的小渔村里,求购当地野生紫菜,龙楼紫菜的价格一下翻了数十倍。

“原来5毛钱一片,现在最低都能卖到5块钱,甚至10多块钱一片。”林方焕说,如今,他一天能采大约200片,一天收入就有1000多块,到春节,估计能收益两三万,这是他以前没有想到的。

锦山紫贝赤稻:撂荒地上稻花香

稻谷是我国的主要粮食作物之一,具有悠久的种植历史,产量和种植面积一直稳居世界第一。也正因如此,许多人对稻米并不感到陌生和新鲜。然而,在文昌市锦山镇罗豆居,有一种被叫作“紫贝赤稻”的谷物,显得有点与众不同,民间视若珍宝,平常售价是普通稻米的数十倍。

紫贝赤稻的稻谷和稻米。

紫贝赤稻的稻谷和稻米。

它究竟有何与众不同之处?日前,海南日报记者专程来到文昌市锦山镇一探究竟。

民间种植上千年

小雪已过,北地已进入寒冬时节,然而南国椰乡的田埂上依然一片葱绿,刚刚收割过的稻田散发着泥土的清香。

农家小院里晾晒着金灿灿的稻谷,收获的农民笑得合不拢嘴,虽说稻谷产量并不高,但是当地这种罕见的赤稻行情很好,价格一年比一年高。

紫贝赤稻,在当地民间又被称为“虱子米”,是一种自然生长的野生红米,颗粒小,有着极高的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,百姓像对待药材一样重视它们,世代相传,延续至今。

关于“虱子米”的起源,当地农民也说不上来,只知道锦山、罗豆、三江一带有着零星的分布,据说已经在当地生长繁衍了1600多年。

清代康熙《文昌县志》中有相关记载,称:“稻有糯米、粳米二种。白者性柔,红者性甘。”当地人认为,这里说的“红者”就是指紫贝赤稻,因为去壳的谷粒呈红色,是其鲜明的外部特征。

野生的赤稻种子,产量极低,所以一直没有得到普遍的推广种植。但其药用价值早就被发现了,有村民告诉记者,当地体弱多病者,往往会听从老人的建议,去寻找这种野生赤稻,长期食用能够改善体质,增强人的免疫力。

天然有机健康米

红米又被称为糙米,相对于普通的白米而言,米粒小,口感偏硬,并不如白米般软糯,不过米香浓郁。随着社会发展,时代进步,人们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,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到红米的健康价值。

2015年,原本外出在河南郑州工作的吕方回到家乡锦山,发现了这种红米。当时,受超强台风“威马逊”的影响,文昌锦山、罗豆、翁田一带被海水倒灌,数万亩良田因盐碱化而撂荒。为让这片土地重新焕发生机,吕方决定和妻子返乡创业,从改良土壤开始,引导当地农民开垦种植紫贝赤稻。

他们四处寻找、收集这种野生稻的种子,从3亩试验田开始,慢慢探索紫贝赤稻的最佳生长环境,同时在当地党委、政府的支持下,启动了万亩盐碱地的土壤改良工程,注册成立了海南璟益农业开发有限公司。

为探知野生红米的营养成分,璟益公司还专程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对当地红米进行了检测,结果发现其富含钾、钙、铁、锌、硒等矿物质元素,以及20多种氨基酸,健康价值超出所有人预期,是天然的药食同源的谷物。

收割紫贝赤稻的喜悦。

收割紫贝赤稻的喜悦。

“家乡有这么好的稻米,为什么不好好挖掘和推广呢?”吕方说,放弃城市白领工作,决定返乡创业,经过5年多不懈努力,如今,他们已将原本零星分布的紫贝赤稻,扩大种植面积至近3000亩,实现了紫贝赤稻的规模化种植。

为保证紫贝赤稻的营养成分,吕方坚持沿用古法种植模式,在改良当地土壤的基础上,减少人工干预,充分发挥其原种抗盐碱、抗虫、抗病的特性,种植过程中不使用化肥和农药,甚至连天然肥也很少使用,稻谷一年只种两季,稻田休耕期间利用稻梗回填,以休养生息。

盐碱地重焕生机

53岁村民吴清光原本赋闲在家,收入微薄,近年来跟着吕方的公司种植紫贝赤稻,越来越有干劲。

“以前从来没有想过野生的赤稻这么受欢迎!”吴清光告诉记者,紫贝赤稻虽然产量很低,平均一亩只有两百斤,但是一斤能卖到100块钱,是普通稻米的数十倍。

收割紫贝赤稻。

收割紫贝赤稻。

为辐射带动更多农户受益,璟益公司除了开垦标准化的繁育和种植基地,还建起了文昌璟益红米产业园,发展蒸谷米、婴儿米粉、米糠冲剂、方便米饭等精深加工,围绕农业生产的社会化服务,如仓储、物流、电子商务等,促进一二三产融合,初步建成“生产+加工+销售”一条完整的产业链。

日前,在海南省政府公布的《2020年省级现代农业产业园名单》中,文昌璟益红米产业园名列其中。

“每年春耕,或者深秋时,你来锦山,能看到这里起伏的稻浪,要么绿油油的,要么黄灿灿的,再也不是撂荒的盐碱地。”吴清光高兴地说。

傍晚时分,信步走在乡间稻田旁的小路上,看到不远处几个劳作的农民的身影,宁静的村庄,以现代农业发展理念为指引,让人仿佛嗅到古代农耕文明和现代农业产业相互交融的气息,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好画卷,令人憧憬。

来源:海南周刊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昌网 » 给大家推荐文昌两样好东西:龙楼紫菜、锦山赤稻

觉得文章不错欢迎打赏哦~

微信扫一扫打赏